当前位置:新乡村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权欲道:官场的权色与天道 > 章节目录 6英雄救美

6英雄救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6英雄救美

    此时的唐诗韵后悔自己刚刚没有死了,就在她犹豫自己究竟是否应该抹了自己的脖子之

    时,忽然一声惨叫从人群的后方传了过来。

    这声惨叫让所有人都愣住了,然后是第二声沉闷的哼声,一个重物倒地,然后是第三声重

    重的敲击声。几个人真是喝多了,注意力又被唐诗韵完全给转移了过去,根本没有发现刘亦东

    已经悄然的站了起来,手中拎着屋子里那把破烂的木椅。刘亦东这也是没有办法的的办法,虽然

    自己身手不错,一个一个上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打架哪有一个一个上的,空间又小,想游击

    都不可能。其实刘亦东不害怕自己怎么样,但是自己被人撂倒之后,唐诗韵还是难免要受到屈

    辱,于是他采用了迂回策略,装睡。

    二虎他们也知道那么大动静刘亦东不会还能睡着,但是人都是有惰性的,这群人每日里欺

    负老实巴交的人,为所欲为,真没有遇到什么有效的抵抗,此刻见到刘亦东也不过如同其他人

    一样胆小怕事,都是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熊货,没什么特别的,也就没怎么在意。

    这面刘亦东拿起了椅子,打算先来个出其不意,能放倒三个就没问题,毕竟这群人都喝多

    了,至少跑是跑不过他俩。哪里想到在最后的那个小子根本就围不上前,急得上窜下跳没有办

    法,忽然想到从刘亦东的床上能爬到唐诗韵的床上去,刚刚转身就看到刘亦东正举着一个椅子

    悄悄的走向自己,一愣神之间,已经被刘亦东一脚踢在了裆部。此刻他正处于亢奋状态,那种

    骨折般的疼痛让他发出了一声奇惨无比的叫声,其他人喝多了,正反应这声惨叫从何而来,是

    什么让它能变得如此气势磅礴之际,刘亦东已经用椅子狠狠地砸倒了两个人。

    不过二虎和另外两个小弟也反应过来了,刀就在腰里别着,一把就掏了出来。刘亦东手里

    的椅子就剩下两根木棍了,不过对付这三个酒鬼,刘亦东还是有信心的,手中木棍翻飞已经把

    两个人的刀打掉,紧接着裆部一脚,肚子一脚,两个人就趴下了。刘亦东这个时候反倒有些后

    悔了,早知道六个人都这战斗力,自己刚刚就应该在门口来个万夫莫开,何必让唐诗韵受这委

    屈。其实的确是刘亦东高估这六个人了,刘亦东当年可是特种部队转业的,八年的警察生涯虽

    然有些懈怠,但是当年那些一击制敌的招数早就变成了本能,眼前的六个人只不过是当地的小

    混混,打架没有章法,只论谁比较不怕死而已,更何况今天六个人都喝多了。

    二虎见到自己的手下一瞬间就趴下了五个,而且个个都伤的不轻,酒立刻醒了,看到刘亦

    东站在自己的眼前,那眼神不断地在自己的下体瞄来瞄去,吓得慢慢地弯下了腰,呲着牙道,

    我姐夫是楚湘云,大哥,你看他面子上饶了我这一次吧。

    刘亦东知道楚湘云是谁,但是此时此景他只是点了点头说,行,替我跟他问好。

    二虎一听刘亦东这么说,以为自己的姐夫好用呢,站直了身子笑道,您放心,我一定带

    到,那个要不然我先走了?话音未落就感到一阵剧痛从下体直冲到头顶,一声惨叫划破了夜

    空……

    刘亦东也没打算在这里逗留,毕竟不知道对方还有多少人,他从口吐白沫的二虎身上摸到

    了面包车的钥匙,看到床上的唐诗韵还在那里乱舞着手中的水果刀,有些无奈地喊了几句,但

    是唐诗韵没有反应,只是在那里惊恐地挥舞着手中的水果刀。刘亦东暗叫一声不好,唐诗韵这

    是吓到了,但是没有时间耽搁,上去用右手抓住了唐诗韵手中水果刀的刀刃,不顾手上的疼痛

    一把抢过了刀。但是唐诗韵没有改观,虽然已经没有了刀,但是手依然在那里挥舞,这种状况

    刘亦东见过,而且不是见过一次两次,案发现场经常能见到这种惊吓过度的人,说白了就是大

    脑当机了,现在的唐诗韵既看不到也听不到,甚至连轻微的触感也失去了。对于这种人,心理

    疏导很好用,但是刘亦东不会也没时间,不过他倒是知道一个更加直接的方法,一个重重的

    耳光扇了过去,大脑受到震荡,什么都解决了。

    刘亦东抬手想打,但是看到唐诗韵惊慌失措的表情却又下不去手,只好把手中的刀扔了,

    过去抱住了唐诗韵的肩,趴在耳边细声安慰道,别害怕,别害怕,我在这里。足足喊了一分

    钟,唐诗韵的动作才缓缓地停下,头渐渐地靠在刘亦东的肩膀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哭了几

    声好像想起了什么,急忙用手在自己的身上了乱摸,松了一口气,衣服虽然已经破烂,但是还

    都在。抬头看到刘亦东站在自己的身前,血从手上滴落到地,而地上躺了六个人,屋子那么

    小,这几个人都几乎是叠在一起的。

    那面刘亦东见到唐诗韵醒了松了口气,问道,能走么?我们开车走。

    唐诗韵点了点头,站起来就感到腿一软,刘亦东急忙扶住,也不顾上问什么,一把抱起唐

    诗韵就冲了出去。

    坐上了面包车,开了十多分钟,见没有人追来刘亦东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过去看到副驾驶

    的唐诗韵正愣愣地看着自己,刘亦东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道歉道,对不起啊,让你受苦了。

    唐诗韵摇了摇头,抽泣

    了半天,抹了抹眼泪,说道,谢谢你,我本来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我

    不会再有能依靠的人了,谢谢你。

    刘亦东心里一酸,知道唐诗韵现在基本上已经算一个孤儿了,而且身上还背着全家的冤

    情,叹口气又不知道说什么,过了半天才说道,回去之后有事情你就找我,把我当亲哥哥吧。

    忽然想起唐诗韵全家惨死,觉得自己这么说一定会引起唐诗韵的伤心事,急忙继续道,要不然

    姐夫也行。唐诗韵也跟着笑了笑,看了看刘亦东,忽然在已经破烂的T恤上一撕,腰部白花花

    的露出一大块。刘亦东吓了一跳,一脚刹车踩了下去,解释道,别别,我没别的意思。

    刘亦东说过之后才想起在山南市的那个典故,姐夫这个词与干爹这个词一样,都不能乱用

    的,此刻见到唐诗韵猛然来这么一下,以为唐诗韵也知道这个典故,立刻吓了一跳。

    那面唐诗韵伸手过来拉住了刘亦东的手,细细软软的手捏得刘亦东全身发麻,刘亦东忽然

    又不想解释什么了,觉得在这个荒郊野外与唐诗韵在这里,牵着手,也是一种幸福。唐诗韵拉

    过刘亦东的手,手掌向上的放在自己的腿上,刘亦东心里一阵狂跳,结婚这么多年,刘亦东真

    的没做过什么出轨的事情,倒不是没有机会,只不过是找不到当年心跳的感觉,而纯肉欲那种

    纠葛,刘亦东又不喜欢。现现在他把手背放在唐诗韵的腿上时,忽然那种心跳般的窒息感又回来

    了,刘亦东倒是不想打破这种宁静,但是唐诗韵开口了,还疼么?不包扎一下会感染的吧。说

    完把自己撕下来的布条认认真真地绑在了刘亦东的手掌上,包扎之后,刘亦东没有动自己的手

    臂,唐诗韵也没有开口或者推开他的手,而是轻轻地把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手中。两个人仿佛

    已经把那两条缠绕在一起的手掌给忘记了,就这样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都市的郊外,在黑暗中

    默默无语的坐着。

    等待着黎明。

    过了多久,唐诗韵不知道,刘亦东也不知道,但是天已经蒙蒙亮了,刘亦东有些恋恋不舍

    地把手掌抽了回来,低声说,我们走吧。

    去哪里?

    你本来要去哪里我今天就送你去哪里,今天我一定给你讨个说法。

    就这样,一辆肮脏不堪的白色面包车,踏着郊外的黎明,冲入了繁华的都市。

    进到了市区,刘亦东特意把面包车停到了一个不能停车的地方,钥匙扔到了下水道,拉着

    唐诗韵的娇柔小手,两个人钻入了地铁站。

    去哪里?

    刘亦东不知道,但是唐诗韵知道,她随身的包里就有一张破破烂烂的地图,在上面指了指

    画了画,两个人转了两辆地铁,又足足走了三十分钟才到地方。很气派的大楼,门口的哨兵目

    不斜视地站在那里,出入的车辆不多,而且个个都有特别通行证。刘亦东问道,你来过这里?

    唐诗韵点了点头说,登记过一次,但是不让进,说会安排的。

    刘亦东明白别说是天子脚下,就是山南市的市政府,或者说是县政府也不是你想进就进

    的,但是今天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给唐诗韵讨说法的,不能进也得进。

    两个人在门口犹犹豫豫,从里面出来了一个人喊住了两个人问道,有事?

    刘亦东急忙说道,我们有点事情想跟上级反映。那个人哦了一声问道,上访?登记吧。刘

    亦东急忙摆手说,登记过了,我们这次想见见领导。那个人深吸了一口气答道,你也知道,我

    们有政策的,而且每天那么多人过来,领导就算是三头六臂也应付不过来,所以该登记得登

    记,你要是插队,对你前面的人也不公平啊,现在不是要讲究公正公开公平么?我们不能开特

    例啊,所有人员都要一视同仁。既然登记过了,回去等通知吧,走吧走吧,这里人来人往的还

    有外籍友人,在这里待着影响不好。

    说完摆了摆手,又走进了大门。

    刘亦东被气势震住了,低声问唐诗韵道,这看起来官不小啊,说话一套一套的,要不然跟

    他反应反应?唐诗韵扑哧一下笑了,说道,一开始我也这么认为,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个门

    卫。

    刘亦东有些无奈地跟唐诗韵在门口待到了中午,两个人还有一个想法,如果出来个1号车

    之类的立刻拦车喊冤,其实两个人也不知道这里面的车号是从多少到多少,后来两个人决定拦

    奥迪。正说话间,见到里面有一辆黑色的车缓缓的开了过来,离远了看很像奥迪,两个人走了

    几步,唐诗韵戴着眼镜,看得比刘亦东远,有些失望地说道,不是奥迪,我不认识这个牌子,

    前面好像还有一条红色的东西。

    刘亦东脑袋飞转,立刻想明白了是红旗。红旗这款车世面很少见,私家车里面真的是很少

    有人购买,刘亦东一想阅兵式上领导人坐的都是红旗,这就是一个信号,这里毕竟是北京,与

    下面的省市里显然不同,奥迪不是国有品牌,那么会不会……?

    刘亦东倒是没有时间犹豫,眼看着车已经出来了,拉着唐诗韵几步上前挡在了车前。

    该喊什么?青天大老爷么?刘亦东反

    倒不知道说什么了,那面哨兵已经惊动了,手中还拿

    着钢枪,刘亦东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就在这时从副驾驶下来一个人,对哨兵说,没事的,我

    们认识。

    刘亦东一愣,那个人转过来,对刘亦东笑道,东子,你咋知道我在这车里?

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香艳小说、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一秒记住地址www.xinxiangcun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