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乡村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权欲道:官场的权色与天道 > 章节目录 41 陈明搅局

41 陈明搅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41 陈明搅局

    韩卫东回来了!

    刘亦东真的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韩卫东的神经还真是够粗的,明明知道刘亦东身上发生了什么大事,偏偏把公款旅游进行到底,足足在江苏玩了一星期才回到山南市。

    刚回来就找刘亦东吃饭,说给刘亦东带礼物了,听声音心情很不错,估计早就把刘亦东这点事扔到了脑后。刘亦东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想想,也该见见韩卫东了,有很多话电话里说不清楚,当面正好将这事儿说一下。刘亦东对韩卫东与孙菲菲两个人是绝对相信的,他相信即便是全世界与自己作对,这两个人也不会出卖自己。

    自己回来还没有看到孙菲菲,正好一起吃个饭,说一下这些事,也算缓解一下刘亦东心头的苦闷。

    刘亦东现在是有口难言,刘天明逼迫着他有所行动,而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种抑郁的心情压得刘亦东喘不过起来,再不纾解一下,找人喝点酒,说说话,他害怕自己会疯掉。

    下午给孙菲菲打电话的时候,孙菲菲有点神经兮兮的,接起电话就喊表哥,对刘亦东说,表哥,你找我有啥事么?是不是咱家房子装修那事啊。现在方便说么?

    刘亦东觉得有点好笑,孙菲菲看来是上次那件事给吓到了,不管进警察局多少次,小女孩就是小女孩,更何况现在孙菲菲的身份不一样了,可能人的胆量会随着身份的变化而变化吧。

    刘亦东说,啥房子不房子的,这些天没有动静,这个电话没事。现在没人顾得上我,忙活麋鹿还弄不过来呢。

    孙菲菲松了口气,然后说,姐夫,你说怎么几个小时就找到我了?现在想想,警察还真可怕,跟有超能力一样。

    刘亦东笑了一下说,你笨呗,你的手机是自己身份证开的吧。

    孙菲菲说,是啊,校园卡,我跟你说特便宜,还有情侣号。你这个号就是我的情侣号,咱们俩要是聊天……

    刘亦东还真是佩服孙菲菲打岔的能力,三下五除二就能把话题转到美国去,他打断了孙菲菲的话,对她说,得得得,你先闭嘴,听我说。用手机号轻松能查到你的身份证,在警察局系统里一查,什么都出来了。

    孙菲菲说,那我过去那些事?

    刘亦东说,你哪有过去?你过去是黑户,什么都没有,做过什么都不作数,放心吧。

    孙菲菲松了口气,对刘亦东说,我真挺害怕有人翻出我的过去来。你不知道我现在过得有多舒服,这才他妈的叫青春,我以前以为这就是电影里的情节呢,是鸡头为了给我们这群人希望胡编的呢。现在我在校园里没事散散步,什么都可以不去想,没有钱了就出去陪人吃顿饭,以前这群人正眼都不看我一眼,现在对我百般崇敬,好几个都出大价钱要包我四年,我要不是让你包了,我还真跟他们走了。

    刘亦东气得要死,咬着牙说,谁包你了,你可别天天乱说。上次大东跟我说,我花了三十万包你,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这张嘴不能严实点么?不说话你能死啊。

    孙菲菲说,嘴不就是用来说话的么?还能干什么?哦,姐夫,你讨厌,色死了。

    刘亦东打了个冷战,他每次跟孙菲菲对话都有一种被人调戏的感觉。他说,不跟你胡扯了,晚上找大东吃饭,在上次领你去的那个饺子馆,六点钟,你到时候过去就行。

    孙菲菲说,那我用不用拿着牙刷什么的?

    刘亦东没反应过来,说,你吃个饭拿那东西干什么。

    孙菲菲说,你不是要把我的嘴堵得严严实实的么?晚上不打算实践一下?

    这时办公室的座机响了,刘亦东如同得救一般,对孙菲菲说,不胡扯了,我有电话,晚上说。你见到大东可别胡说啊,胡说我收拾你。

    孙菲菲说,行啊,见面你就给我堵上,我就说不出话了。唔唔唔,唔唔唔。

    刘亦东挂了电话,接起了座机,里面传来了马景超的声音,他对刘亦东说,北京来了个专家,你准备接待吧,明天早晨就到。

    刘亦东愣了愣,问道,什么专家?林业部门的么?

    马景超说,不是,你现在就别想麋鹿那点烂事了,我们这摊子都自身难保了,你去省里的时候,常委会下达个文件,要求我们必须保住核电站。这次是核电站专家组的专家。

    刘亦东有些摸不到头脑,如果是专家组再次审查,他一定会得到消息,国家发改委虽然他不太好用,但是人与钱没仇,他留下的小十万买几个小道消息,再清高的人也是愿意干的,更何况是名利场中的公务员。

    可是现在没有什么风吹草动啊。

    马景超见刘亦东不吱声,压低了声音对刘亦东说,就是上次那个叫李什么的,这次他来省里开个关于什么书法的什么大会,名字挺长的,我也懒得记。今天下午结束,打算明天回北京,被我们的省办事处给半路给截下来了,让他到山南市来参观指导。你千万别忘了,把你珍藏的那幅字画拿出来给他看看,或许对核电站有好处。

    刘亦东想了一下,觉得马景超指的可能是李长福,李长福的确是书法方面的专家,上一次他已经在北京见识过自己的这幅字画了,也恰恰是因为有了他的证明,才让自己上一次顺利地得到了专家组的拥护。这个人脾气有些直爽,而人又偏偏是蔫坏的类型,对刘亦东不错,而刘亦东对他的印象也很好,如果是他下来,或许还真能帮刘亦东一个大忙。

    于是刘亦东急忙问道,是不是上次见谁都拍肩膀的那个李长福?

    马景超说,对,对,就是那个老西北。

    刘亦东知道李长福上次没有给马景超好脸,一直都让马景超耿耿于怀,他笑了笑说,行,我这几天就全天陪着他了。

    马景超说,对,市里的精神已经下来了,不能放弃任何的可能。这些天你只管陪他好吃好玩,市里正在给他准备礼物,估计下午就送过来了,你尽量留他多待几日,可能市政府还要请他吃顿饭。对了,千万别忘了你那个传家宝。

    马景超一再强调自己的那幅字画,显然看重的是自己与清风老人的那层关系。那副“为人民服务”还挂在刘亦东的书房里,他有一阵没有关注它了。刚开始当副主任的时候,刘亦东也曾经很好奇那幅画背后的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人人都如此地敬重,他有过一些猜测,也曾经望着那些大字出神。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放在官场里,或许很多人认为是大话,是空话,那是因为这些人已经偏离了自己的本分,他们已经忘记了究竟给他们权力,给他们位置,给他们资源,是让他们干什么的。或许将这五个字加上一个字,变成“为人民币服务”,更加地能折射现在许许多多官员的心态吧。

    可是这五个字才是官场的光明大路,所有认为这五个字在官场中,只不过如同“我靠”一样是个口头语的官员,无一例外地走上了邪路,只可惜的是,这条邪路现在是金光闪闪的大路,而正途却变得荆棘横生,蜿蜒曲折。

    世间的事就是如此地奇怪,当人人都在邪路上欢快地走着,邪路也就变成了正途,人

    们可以舒舒服服、欢歌笑语地走着。而正途反倒变成了邪路,走在上面的人要偷偷摸摸,小心谨慎,反倒如同做错了事一般。

    刘亦东曾经看过一本好书,叫做《郑州之伤》,里面描写的一个混蛋理论,倒是可以解释这一切。那是作者描写他小的时候,周围的伙伴都抽烟,要求作者也抽,被他拒绝了,小伙伴们说,你要么抽烟,要么就会告老师。而等到作者长大成人之后,他发现整个世界已经被混账理论腐蚀了,每个人都被看成一把尖刀,不握在自己手里,就会割伤自己,所以世界上只有朋友与敌人两种,不存在任何的中间选择。

    这就是那个混账理论,人生只有AB两个答案,尤其是在污浊的官场之中,如果你是一个打算洁身自好的官员,对于其他的官员都是一个威胁,认为你如果不被同化,就会去告发他们。没有人相信你会独善其身,这样的清官对于污浊的官场来说,便是肉中之刺,不被同化就被拔除。

    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也是整个官场的悲哀。

    刘亦东曾经有一段时间,看着那五个大字,幻想着自己去做一个好官,放弃一切的阴谋与心机,用自己的权力去做一点小事,只要是于民有利,哪怕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也好,这么想并不是刘亦东胸无大志,恰恰是处于一个中年男人对于整个世界的理解,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能力改变世界,相对于正在坠毁的这个世界,他的力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可是到了今天,他发现哪怕是自己的世界也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他如同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漩涡里,有一种巨大的力量推动着他的前进。他不想去算计别人,但是别人却在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着他,刘亦东已经陷入了那种混账理论之中,别人不会认为在这种利益冲突之下刘亦东打算随波逐流,他们以自己的心情揣摩着刘亦东,得出他也一定在算计自己的结论。

    楚湘云如此,陈锁如此,马景超也是如此,甚至现在的李明宇可能也是如此。

    刘亦东仿佛就是混账理论的活生生的证明,他现在对于那些人,可能真的如同肉中刺一样,不被同化,就要被拔除。

    刘亦东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晚上跟韩卫东好好喝一顿,下午的时候市办公室准备好了礼物,让人给刘亦东送了过来。刘亦东接了过来,是两幅德宝斋字画。山南市是有文化底蕴的,当年陶渊明便隐居于此,自古以来山南市的人都喜欢舞文弄墨,而德宝斋成名于清朝中期,建国初期由于社会原因关门过一段时间,改革开放之后其传人从新开业,一直开到了现在,已经成了全国知名的百年老字号。德宝斋从清朝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以一种交流的姿态来买卖字画,近些年来虽然更加地重利了,但是的确比唯利是图的商人好上许多。斋主的眼睛独到,在业内非常有威望,只要他评定过的字画,立刻身价暴涨十余倍。所以每天无数的书画家拿着自己得意之作去德宝斋敲门,但是能入其眼的少之又少。德宝斋最开始的生意原则是只卖有缘人,现在则是只卖有身份之人,俗是俗了不少,但是却使得德宝斋成为了市里一处极其重要的名流会所。这些年德宝斋由于有许多官商两界附庸风雅人士的追捧,已经将书画变成了副业,而是在原址上建了四层小楼,开了一个禅茶会所。据说他们家有两宝,一是会所的经理,山南市的另一个交际花苏滢滢,另一个是一副唐伯虎的真迹。坊间传言这两个镇店之宝有一个共同点,只能看,不能摸。

    刘亦东打开了两幅礼物,一副是字,一副是画,好与坏刘亦东不太懂,不过看起来倒是挺养眼的,而且他知道价值不菲。

    刘亦东晚上在饺子馆的包房里看到了韩卫东,韩卫东看起来黑了不少,显然这些天是没少户外活动,脸上挂着傻笑,进屋就给孙菲菲与刘亦东一人一个大包,口中嚷道,快打开,纪念品。

    刘亦东与韩卫东当警察的时候经常来这个饺子馆,主要就是便宜,如果实在没钱,一人八块钱的饺子就着热乎的饺子汤,也能吃得很舒服。他俩过来的时候很少要包房,毕竟人少不太好意思耽误人家生意。这次由于要说一些隐秘的话题,所以刘亦东厚着脸皮要了个六人的包房。

    刘亦东拿着一大包东西,费力地撕开包装,往桌子上面一倒,差点没气死,是一袋子豆干。刘亦东拿起一袋,骂道,你他妈的千里迢迢就给我带这破东西。

    韩卫东也不脸红,对刘亦东说,这还花我好几十呢,爱吃不吃。

    那面孙菲菲倒是出奇地安静,打开了几袋豆干,放在嘴里就开吃。

    韩卫东有些奇怪,问道,我说小菲菲,平时你跟个机关枪似的,怎么今天这么消停?

    孙菲菲指着自己口中的豆干,手里一顿比划,口中唔唔地嚷着。刘亦东知道孙菲菲又要开始了,他瞪了孙菲菲一眼,然后对韩卫东说,跟我说说那小子是什么样的人。

    韩卫东看了孙菲菲一眼,刘亦东说,没事,她都知道。

    韩卫东点了点头,然后说,很年轻,阅历很浅,但是重名重利,我随便说一句帮他上电视,他就什么都给我了。总体来说,不难对付。

    刘亦东松了一口气,拿了一块豆干,慢慢地咬了下去,别说,还挺好吃。

    韩卫东说,我回答完你的问题了,你是不是应该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脑袋让门夹了还是被驴踢了,怎么干起这种昏事来了,你知不知道很容易就让你折进去,一辈子都出不来。

    刘亦东咽了口豆干,对一旁的孙菲菲说,你跟他说吧,说说在陈锁那里听到了什么。

    孙菲菲摇着头,指着自己的嘴,唔唔地叫着。

    刘亦东彻底服了,他对韩卫东说了一下事情的梗概,听得韩卫东眼睛溜圆,他对刘亦东说,这么说你还真得对付他,这小子这么坏啊,不过这次估计他倒霉了,我今天去单位特意地打听了一下,都说这小子现在看得很严,谁都不让见。不过小菲菲,你也够狠啊,我几天没看到你都混成山南市的交际花了啊。别老不说话啊,到底怎么了。

    孙菲菲用力地咽下了口中的豆干,指着刘亦东说,不敢说,我要是乱说话,人家说给我堵上,那淫荡的口气,伴着得意的笑,我真挺害怕的,万一拿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我还不得下一跳啊。

    韩卫东说,哦,原来是这样滴,回头我就告诉你老婆,说你调戏我的小菲菲。

    刘亦东看两个人一唱一和,如同说相声一样,差点没气死,他用筷子敲了敲盘子,对两个人吼道,都闭嘴,吃饭。

    孙菲菲说,快吃饭,不然他把你的嘴也给堵上了。

    韩卫东说,也就吓唬吓唬你,我俩谁堵谁不一定呢。

    刘亦东看着兴高采烈调侃自己的两个人,忽然觉得很轻松,这是久违的轻松感,这一段时间他的胸口如同有一块巨大的冰山,一直压迫着他,让他感到冰寒刺骨。两个人的插科打诨让刘亦东舒服了很多,他端起酒杯,跟两个人碰了一下,然后说,谢谢你们。

    “谢我俩什么?”孙菲菲问道。

    “谢谢你俩为我做过的一切,所有的事。”

    就在刘亦东与韩卫东把酒言欢的时候,在中国的另一处,苏州的一个小城里,一台电脑发出了提示音。在卧室里的男孩飞快地跑了过来,这个密码他居然破解了一周,这几乎榨干了男孩所有的耐性,他用鼠标在上面快速地复制了一下,贴在了记事本上。

    他仔仔细细地看了那些字符,有些发愣,这是他破解的那个信箱的密码,上面那串英文即便是最文

    盲的人可能也会认识。

    “Fuckyoujuhua”(菊花,操你)

    男孩看着屏幕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发生大笑。

    另一个男孩从屋里出来,莫名其妙地看着大笑的男孩,问道,怎么了?

    男孩站了起来,说道,收拾东西,我要去一趟山南市,我要亲自经历这场战斗。刘亦东是吧,嘿嘿,我倒要看看是谁爆谁的菊花。

    (过度章节,不喜勿喷;张弛有度,方是王道。加更一章,以飨读者;明天一早,再次更新。哦也!)

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香艳小说、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一秒记住地址www.xinxiangcun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