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乡村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权欲道:官场的权色与天道 > 章节目录 5 逛市场 2

5 逛市场 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5 逛市场 2

    孙开志笑着说,别说,你还真有经济头脑。

    司机说,这可不是跟你瞎吹,九十年代初,我那时候还在省里呢,刚刚有出租车,我借了三万块钱干的这个活,那时候多好赚钱啊,到机场都是赚外币。公司当时对我们要求很松,那个时候出租车司机都是贪污犯。后来要不是看上了山南市的闺女,跟着她跑到这儿,说不上我现在都是大老板了。

    司机说得眉开眼笑,也逗得孙开志哈哈大笑。

    刘亦东见孙开志没有生气,他长舒了一口气,他还没有摸透孙开志的脾气,还真是挺害怕他听不得逆言的。其实出租车司机的话并不友好,自己想想似乎能感觉到市井之徒对于特权阶级的一种仇视,虽然这种仇视很卑微,但是能在话语中体现出来。

    这面司机又侃了几句,看了看路说,得了,不说了,到地方了,改天再聊。

    刘亦东付了车款,要了发票,孙开志已经自己下了车,在山南市的夜空下深吸了一口气,在他眼前是一个破旧的大门,上面是八十年代最流行的装饰——霓虹灯,霓虹灯拼出来东郊菜市场的名字,不过已经是残缺版的了。刘亦东跟在孙开志的身后,低声问,老板,您还没吃饭呢,要不然我们先找地方吃点东西。

    孙开志说,我听人说山南市最正宗的小吃都在东郊菜市场里,就在这里吃吧。

    刘亦东很为难,他说,不太卫生,我在附近给您找家饭店吧。

    孙开志大踏步地走了进去,他说,别人能吃,我就不能吃?走,尝尝去。

    刘亦东真的是有一段日子没有来了,小的时候家里很穷,父亲一个人拉扯刘亦东,还经常要养一些鸡鸭鹅猪来贴补家用,最开始的时候,刘亦东经常要跟着父亲到东郊菜市场卖这些家禽,那个时候刘亦东虽然很心痛自己喂的那些小动物,但是只要跟父亲到菜市场,他总是能有几块水果硬糖,这在当时可算是奢侈品,比现在的哈根达斯有过之而无不及。等到刘亦东成家之后,上班下班,单位家庭,基本上形迹已经固定住了,再也没有到这个地方来过。其实这个地方也真的没有什么值得人怀念的,现在新鲜事物太多了,除了岁数大的人,很少有人还记得这一大片空地,这几座老房子。

    刘亦东走进了菜市场,这次他没有跟在孙开志的后面,而是走在了前面。他左右打量了一下,与记忆中的还是相差很多,现在菜市场规模已经变大了许多,分成了几个大区域,水果、青菜、鱼肉与熟食都分开了,市场里人还不少,每个人都提着菜篮子,应该是附近的居民。刘亦东的记忆中,这片空地的后面有一趟板房,这在当时就算是大饭店了,右面是一溜的大排档,各种各样的山南市传统小吃在这里都能吃到。

    刘亦东停下了脚步,对孙开志说,老板,这里面路太脏,要不然还是出去吧。

    孙开志说,没事,领我走一圈。

    刘亦东听了之后只好领着孙开志往里面走去,地面很脏,烂菜叶与水果堆得到处都是,再往里走一股鱼腥味扑面而来,地面湿漉漉的,本来就是土地,这么一弄泥泞异常。刘亦东真的害怕孙开志走不了这路,孙开志倒是兴致勃勃,在这个菜摊问问价格,跑那个菜摊看看品种,足足在里面走了半个小时,孙开志才算心满意足,对身旁的刘亦东说,一个市的菜篮子是最能反映居民生活水平的了,你看我们盖那么多的楼,修那么多的路,卖那么多的车,其实这些东西未必真的能与老百姓有多大的关系,我们必须承认中国的现状,的的确确还有很多人只能生活在温饱线上,再说,不管是什么人,不管有钱没钱,人总是要吃饭的。菜篮子如果是空的,社会就不稳定,如果人人菜篮子里都是满的,什么都有,那么社会就是安宁幸福的。

    这番道理刘亦东听了之后连连点头,不过他并不是太关心老百姓的菜篮子,毕竟这是领导们的高度,他想达到也没有这个资格,他更关心的是孙开志的菜篮子,现在已经接近七点了,孙开志还没有吃饭,刘亦东都有些饿了,孙开志会不饿?

    刘亦东说,老板,要不然尝尝山南市的特色小吃?

    孙开志说,我在山南市的时间也不短了,基本上你们那些黄焖鱼、素丸子、蜡野兔我都吃过了,不过都是在大饭店吃的,吃到嘴里觉得和别的地方没什么区别,我曾经开过几次玩笑,说要尝尝山南是最正宗的小吃,结果他们都说那就是。你不是也用这些东西糊弄我吧。

    刘亦东说,一样的东西,地方不一样,吃起来感觉自然不一样。再说,他们给你吃的都是上得了台面的,我今天领你去吃一个上不了台面但是却真的有山南市特色的小吃。

    孙开志的兴致来了,他问,是什么?

    刘亦东说,五柳粥。

    孙开志说,陶渊明自号五柳先生,想必这五柳粥也与他有关,可是既然有这么美的名字,怎么就上不了台面呢?

    刘亦东嘻嘻一笑说,您吃了就知道了。

    刘亦东小时候最爱喝五柳粥,山南市自古以来就有喝五柳粥的习惯,据说能祛病健身,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山南市一直以来都很穷。五柳粥其实与米粥一点关系都没有,它是用柳树芽与饭豆、红薯叶、南瓜等一起熬出来的,当然这是现在的做法,以前的主料是柳树皮。这样的粥吃到嘴里苦中有甜,而且还有一种涩涩的感觉,刘亦东很喜欢这种口感,觉得像是嘴巴在跳舞。这样的粥自然也端不到台面上来,现在也逐渐消失了,即便是改良之后用了五柳粥的名,但是配料就完全不同了。

    刘亦东凭着记忆找到了那家老店,小笼包与五柳粥是主打招牌,他跟孙开志走了进去,里面人很多,看来怀旧的人还是不少。刘亦东与孙开志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去,点了两碗五柳粥。孙开志倒是对这种从来没有人跟自己提过的山南市特色小吃感兴趣,他趁热喝了一口,仔细品了品,点了点头说,苦中有甜,还有一股如青草般的香气,还不错。这是什么做的?

    刘亦东此时也喝了一口,感觉味道跟记忆里的淡了很多,听到孙开志问,他就把知道的都原原本本地说了。孙开志点了点头说,以前条件不好,吃树皮这样的事我都干过,那个时候有树皮吃就算是幸福的了,我亲眼见过很多人吃观音土,这东西是不消化的,人吃了之后很饱,但是肚子却一天一天涨起来,经常看到一个皮包骨的人肚子却如同怀胎六月。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改革,不改没有活路。

    刘亦东说,您把这个喝完,我领你尝尝山南市的佛跳墙。这东西可是奢侈品,我小的时候就吃过两次,还都是父亲请客的时候吃的,想想也有好多年没有吃了。

    孙开志说,佛跳墙我吃过,山南市的佛跳墙是什么东西,你这么说我也有食欲了,这样,快点喝。

    两个人几口将五柳粥喝完,刘亦东出门就往左走,他刚刚已经看到这家店了,其实他要是不看到还想不起来这东西,毕竟他吃的次数很少。刘亦东领着孙开志钻入了大排档里,张口就喊,来两个气吞山河。

    孙开志哈哈笑道,这名字还真有意思,山南市以前就是这个叫法么?

    刘亦东笑了半天,气吞山河需要现蒸,两个人足足等了二十分钟,孙开志在这中间跟刘亦东详细询问了山南市的很多历史与段子,其实这挺让刘亦东奇怪的,毕竟自己不是孙开志到山南市的第一个秘书,李长根跟着孙开志也有将近一年,怎么很多东西孙开志都到现在才问自己?刘亦东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了孙开志,甚至包括一些他所知道的社会的阴暗面,他觉得孙开志这种人其实什么都清楚,你是瞒不住他的,或许这不过是他对自己忠心的一个测试而已,在这种想法下,刘亦东自然不敢有丝毫的隐瞒。

    br /&gt;

    气吞山河上来,是两个笼屉,刘亦东把两个笼屉都打开,两个笼屉大小的包子出现在了孙开志的面前。孙开志还真没见过这么大的包子,说了一声好家伙。

    刘亦东说,这里面很丰富,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有猪牛羊三种肉,还有香菇、大葱等几种青菜,最关键的是这里面有虾仁。您要知道山南市是在内陆,过去的时候这个虾仁可算是奢侈品,据我所知只有这家店卖气吞山河,算是山南市独一份。我本来以为他家都不干了,没有想到今天还看到了,我跟您说,小的时候这么大的包子我都能吃一个,而且还是因为大人不给我买了,否则我不知道能吃多少个。

    孙开志饶有兴趣地用筷子把包子捅开,里面的馅流了出来,他尝了一口,对刘亦东说,真是一个好东西,没看出这么简单的东西里面居然如此有内涵,我觉得这就像是一个人,外表怎么样无所谓,其实内在有什么才是最关键的。

    还没等刘亦东点头称是,外面传来了喧哗声,刘亦东的心激灵一下,现在算是入夏,夜市里三教九流,每天几乎都有闹事了,这是他来之前就想到的,可是偏偏还真让他碰到了。

    刘亦东急忙低声说,老板,可能又要有打架的了,您先在这里吃,我出去看看,您千万别出去,注意安全。

    孙开志点了点头说,去看看吧,不行就报警,毕竟还是法治社会。

    刘亦东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香艳小说、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一秒记住地址www.xinxiangcun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