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乡村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权欲道:官场的权色与天道 > 章节目录 37白百文的难题

37白百文的难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37白百文的难题

    刘亦东挂了陈道明的电话,座机响了,是孙开志开始上班的信号。刘亦东过去泡了一杯茶,孙开志见刘亦东眉头紧锁,问道,怎么了?这几天我都看你有心事,是不是孩子上学的事没有解决?

    刘亦东急忙摆手说,不是,不是,家里最近有点私事,影响工作了,对不起书记,我会注意的。

    孙开志哈哈一笑说,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当官又不是当和尚,不可能让你看破红尘。都正常,谁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以过来人跟你说一句话,那就是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孙开志一直以来都喜欢跟刘亦东在空闲时间闲聊几句,刘亦东也很珍惜这些时光,孙开志的睿智真的能让他学到很多,而且也是两个人难得互相增进了解与关系的时间。刘亦东点了点头,对孙开志说,下午白副县长要过来汇报,今天中午打的电话,正在路上。

    孙开志皱了皱眉头说,到时间了么?这次怎么这么着急?

    刘亦东刚刚急着去见李明宇,心思很乱,也没有细问,只知道白百文说他正在路上,下午希望能够见到孙书记,如果时间不好安排,看看晚上或者明天一早可不可以。

    刘亦东说,他很着急,没有仔细说,说是下午最好能见到,如果不行希望晚上或者一大早看看书记您有没有时间。我听他的声音里似乎有事情,要不然我打电话问问?

    孙开志摇了摇头说,既然来了就等等吧,他过来之后你就把时间安排好,扶余县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有办完,就已经失去最佳的时机了,此时此刻不能再拖了。

    刘亦东嗯了一声,走出了孙开志的办公室,来到自己的小间,慌忙给李晓寒打了一个电话。

    李晓寒居然在单位!

    刘亦东压抑的怒火一下子就窜上来了,他说,我不是告诉你别上班么?你不在家里看着晓雪,你跑单位去干什么?

    李晓寒说,我工作这么急,就算请假也得把最近的节目录完啊,否则你让谁能顶上?再说了,晓雪不是有妈在家看着呢么?

    刘亦东说,看个屁,你知不知道晓雪去报警了,说是被人强奸还录了相?

    李晓寒啊了一声,急冲冲地说,我这就回家,不可能啊,我告诉妈一定要看住晓雪。我马上就回去,你再打电话跟公安局,看看事情怎么样了。

    刘亦东挂了电话,本来真想给所长王飞打一个电话,但是他还是忍住了,他叹了口气,靠在椅子上,仔仔细细想了这件事。

    自己为什么如此的紧张?

    为什么如此的不心甘情愿?

    一个受害者都敢去报案,为什么自己跟李晓寒这么紧张?自己真的是害怕李晓雪的下半生毁在这上面还是说到底是顾及到自己夫妻的面子?刘亦东现在是市委秘书,李晓寒是电视台主播,两个人在山南市都算是公众人物,自己的小姨子被学校老师强奸然后拍了录像,真传出去……

    刘亦东却猛然释然了,一直以来他的紧张都以为完完全全是担心李晓雪,但是此时此刻想来,居然是顾及到自己面子的成分更大。

    想通这些,刘亦东就不着急了,自己的面子受到再大的伤害,还能比得上晓雪心灵的创伤么?

    她都不怕,自己怕什么?不就是男人的面子么?这东西不要也就算了。

    干脆就狠狠地给那个贱人几脚,让他永远也无法翻身,再也无法去祸害其他的女孩子。

    刘亦东吐了口气,想通这些让他觉得很轻松,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么就干脆顺其自然,见招拆招。

    刘亦东听到了走廊里的脚步声,他看了看表,第一个会见人已经到了,很准时,他把人送进了孙开志的房间里,关上了门,又听到远处有急冲冲的脚步声,声音很急迫,刘亦东不用看也知道是白百文来了,他往前迎了几步,伸出了手,以握手的姿态让白百文的脚步慢了下来。

    刘亦东说,白县长怎么这个时间来了?

    白百文说,不来不行了,有急事,电话里说不清楚。

    刘亦东说,书记正在会客,这样,你先到我的办公室,一会儿我给你安排一下。

    到了刘亦东的办公室,白百文坐了下去,接过刘亦东的茶水时还气喘吁吁,刘亦东对白百文说,白县长是不是当过兵?我看刚才的步伐很稳,小腿很直,间隔正好一米,似乎是训练出来的。

    白百文笑着点了点头说,多年的习惯,改不了。不过体力也真的是不行了,跑几步楼梯就累成了这样,人老了就没有办法,一晃就四十多岁了,再晃就退休了,还是刘处好啊,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处级。

    刘亦东说,哈哈,我这只是一个副的,我可听说白县长在我这个年龄,早就是县处级了……

    话音未落又觉得不妥,白百文在他这个年龄虽然是县处级没错,但是已经被边缘化了,刘亦东急忙转变话题,对白百文说,书记今天说了,矿上的事情解决的太慢了,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我看你最好还是准备一下,以防止书记一会儿问到你。

    白百文叹了口气说,我来就是为了这事儿,矿上又出事了。

    刘亦东说,这事儿你别跟我说啊,你一会儿自己跟书记说吧,你们领导的事情,我可是掺和不了。咱俩聊聊家常可以,其他的……

    白百文笑了笑,对刘亦东说,别说,你现在还真有个秘书的样子,可是我怎么听说你当年在发改委的时候,跟小流氓还打过架?

    刘亦东挠了挠头说,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白县长不是调查我吧。

    白百文连连摆手说,哪敢,哪敢,你这个事迹在山南市现在也算是酒桌上的谈资,都说刘秘书比较生猛,哈哈,反正很有趣。

    刘亦东一听说酒桌上的谈资,猛然想起现在还偶尔能听到关于孟鹏飞最开始到山南市留下的那段狗养的佳话,现在来看自己笑话人家那么久,现在又被人家笑话,世事无常,六道轮回啊。

    刘亦东自己感慨了一下,不过真的没有心情跟白百文开玩笑,他拿起电话,跟孙开志接通了,低声说,白县长就在我的房间里。

    过了三分钟,孙开志的门开了,刘亦东急忙走了出去,送走了客人,又把白百文送到了孙开志的办公室里,他关上了门,心急火燎地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却猛然间不知道该打给谁。

    这面白百文到了孙开志的房间,很急迫,没等坐下就对孙开志说,孙书记,我是过来辞职的,我没有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我只能按照最开始的约定,引咎辞职了。

    孙开志看到白百文一脸急迫,他说,怎么了?别着急,慢慢说。

    白百文叹了口气,对孙开志说,先说挖掘进度吧,现在已经趋近于零了,所有矿工都由于各种各

    样的压力撤退了,只剩下了扶余县政府挖掘小组的那个人,可是这群人真的干不动活。之前还有一些家属跟着我们干,但是彭斌回去之后,加大了赔偿力度,渐渐的也都妥协了。他们也相互之间有一个消息,当然也不避讳我,跟我交流过。那就是人肯定早就死了,现在尸体都可能腐烂了,挖出来也只能就地火化,不可能带走的。这样还不如等一等,等到尸体完全腐烂了,还能把尸骨收回老家去,不至于让自己的亲人死了死了再被火烧一次。

    孙开志听到这些话沉默了,白百文有些怯生生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孙书记,本来我想,就算是我自己一个人,我用手也把人挖出来,可是今天县里突然之间转变了态度,先是以专家名义要求没有确定安全之前,谁也不能再进入矿洞。然后说县里人手不足,但是遵照市里的规定,还是要保留挖掘小组,但要给组员一个双向选择的机会,愿意留下的就留下,不愿意留下的就回到自己的岗位。结果……我成光杆司令了。孙书记,说实话,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喝了慰劳酒,可是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一夜之间县里的态度就转变了。

    孙开志也觉得这件事奇怪,怎么想也不觉得扶余县县委的态度会转变的如此之快。

    其实这就是负熵,孙开志千算万算,以四两拨千斤的计谋,打算利用一个别人的心腹女子去离间彭斌与郭思怀的关系,让他们两个本来就存在的相互猜疑的裂隙加大。所以孙开志明明知道安妮会对彭斌全盘托出,还是让安妮代替他自己参加了郭思怀的酒席,再对郭思怀表达了自己的赞扬之心。

    可是孙开志怎么算也算不到,彭斌居然会利用安妮去接近白百文,而白百文居然认可了他与安妮的关系,更带着他参加了县里的慰劳宴。

    而当郭思怀与安妮一碰面的时候,他只看到了安妮跟白百文很亲密,却没有看到安妮跟彭斌是什么关系。所以最开始孙开志的计谋反而打在了他自己的身上,这让郭思怀开始怀疑白百文与孙开志之间是否有什么巨大的阴谋。

    也就是说,孙开志的计划其实还是成功了一半,那就是现在彭斌是绝对不会再信任郭思怀了。可是也就造成了另一半的意外,那就是今天这个局面,扶余县县委的态度猛然转变,直接逼停了608的挖掘项目。

    孙开志双手交叉,不再言语,而白百文也不敢再说话,只能看着孙开志双手交叉的速度越来越快。

    刘亦东拿着手机,愣在了哪里,一时半会儿他不知道该给谁打,手机猛然响了,吓了刘亦东一跳,他一看是韩卫东的,急忙接起来,韩卫东气喘吁吁地说,你小子又他妈的欠了菲菲一个人情,不说了,滚吧。

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香艳小说、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一秒记住地址www.xinxiangcun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