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乡村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权欲道:官场的权色与天道 > 章节目录 6 挥之不去的倩影

6 挥之不去的倩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6 挥之不去的倩影

    究竟是什么,让一个人有所畏惧?

    欲望?

    身份?

    地位?

    现在的刘亦东不再是以前那个愣头青,什么都敢做,什么都不怕,这种畏惧之心一起,与刘亦东的秉性就起了强烈的冲突。

    这就好像让一只老虎去穿越火圈一样,刘亦东在火圈的四周正在徘徊,他有所畏惧,可是又想要冲过去,看看那一面是何等的天与地。

    刘亦东这样的人,这样的性格,说到底还是最适合干警察,而不适合去当官,最适合动手,也不适合动脑。

    把这样的一个人拴在官场,就好比将一只老虎扔到海里一样,能游几下,但是早晚得淹死。

    可惜刘亦东意识不到这一点,此时此刻的他正在懊恼,他不清楚自己这份懊恼是从何而来,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责怪什么,在责怪谁。

    刘亦东当然不清楚这是因为他对于自身立场的一种茫然,他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如同被堵住一样,仿佛是唐诗韵和孙开志都在拉扯着他,仿佛要把他撕裂一般。

    李阳又低着头看着手机,不时地透过后视镜看跟在身后的甲壳虫,脑袋里都是韩师师的身影,一颦一笑都那么的动人,虽然分开了没多久,但是李阳一门心思都放在了韩师师的心上,他没有注意也看不出来刘亦东的心事。

    年轻就是这一点好,什么都可以不懂,什么都可以不怕,如果刘亦东也是李阳这个年龄,说不上现在已经把李阳按在车上,还哪里顾得上什么家庭地位、过去未来,直接先揍一顿给自己解解气再说。

    车上的两个人,各有各的心事,一个是心乱如麻,一个是相思成灾,就这样彼此沉默中,扶余县的高速路口已经近在咫尺,一辆警车闪着警灯,等在高速路口。

    车停了下来,刘亦东下了车,看到接自己的是县长吕彦斌,刘亦东急忙走了过去,伸出了手,跟吕彦斌重重地握了一下,然后说,吕县长怎么还能亲自来?这让我怎么担待得起。

    吕彦斌哈哈一笑,松开了手,却搂了搂刘亦东的肩,给了他一个拥抱说,你我兄弟,不说这个。郭书记本来想过来了,可是白县长至今联系不上,他在608的现场,不敢乱动啊。

    刘亦东点了点头,心里其实满不是滋味的,白百文能有今天,真的是孙开志选择的结果,如果没有孙开志扔一条绳子下去,白百文还陷在泥沼之中,慢慢往下沉呢。可是有了这样的结果他居然不懂得珍惜,什么时候空岗不好,偏偏要现在?

    刘亦东虽然刚刚有那么一种想法,想要分化李明宇和孙开志,可是一想就把自己吓到了,另外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是要不利于孙开志,而是要报复李明宇,所以他还是孙开志队伍的坚定站队者。

    而对于在同一个队伍之中的人,自然是惺惺相惜,此时此刻白百文弄了这么一出事,就让刘亦东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了。

    他笑了笑,对吕彦斌说,白县长这个人我了解,很负责的,这种情况一定有误会,可能是有什么秘密任务吧,不方便告诉别人。

    这话说出来刘亦东自己都不信,吕彦斌自然也不当真,不过也没有反驳,点了点头说,也是,也是,我们先过去吧,郭书记等着您过去指挥呢。

    刘亦东又上了车,刚刚韩师师的米黄色甲壳虫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往县里开了过去,这个小动作还是让刘亦东挺肯定的,对于李阳这样的大男孩,韩师师似乎更加的成熟与懂事。

    坐在了车上,刘亦东那种有什么大事没有安排的感觉挥之不去,他仔仔细细地想一想,这件事就在思绪的边缘徘徊,可是就是想不起来,刘亦东努力地想着,猛然间似乎抓住了什么影子,可是此时李阳突然开口了,一下子就把思绪拉了回来。

    李阳说,刘哥,这次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协调的就说话,既然这件事我们来了,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刘亦东哦了一声,李阳这个年龄还是太理想,以为任何事情都会有一个结果,这也是刘亦东几年前的想法,可是现在刘亦东经过官场边缘化的冷宫和孙开志身边的磨合,他虽然算不得大彻大悟,但是也算是懂得一个最浅显的道理,那就是在官场之中,任何事情都不会有最终的结果,只会有一个暂时的结果。

    但是刘亦东的梦想被打击了,他不能再去打击别人的梦想,他笑了笑,对李阳说,真是不好意思,虽然让你够来协助我,打着市委办公室的名义,但是还不得不靠你协调警方。

    李阳一摆手说,没事,这我都知道,刘哥,跟你说实话,以前我很叛逆,老想要挣脱父亲的阴影。但是现在年龄也不小了,很多东西我都懂了,你看我毕业就到了市委办公室,那些比我更优秀的同学现在失业的失业,打工的打工,这还不都是靠我的父亲。这些道理我都懂,但是有的时候真的有点不甘心,老想要自己弄点超过他的事情来,让别人再介绍我不是说是李明宇的儿子,而说他是李阳的父亲。

    刘亦东哈哈一笑说,你还年轻,三十年前看父敬子,三十年后看子敬父。

    李阳说,刘哥,我一直都把您当成我的人生导师,你能教会我很多东西。这件事我真的困惑了好久,虽然我是它的受益者,但是却也感到了很不公平,现在的世界似乎早就不是新一代的世界了,年轻人的能耐再大也要看父母,有的人生下来就注定是高官、富商、甚至是皇帝,有的人生下来就注定一辈子也翻不了身,这公平么?

    刘亦东说,这需要看你对于公平是一个什么定义了,如果公平是一个天平的话,那么父母都是上面的砝码,父母的能耐都算是自己的,否则父母前二十年的拼搏奋斗,或者是祖辈们上百年的奋斗都被抹杀了,那会不会是另一种不公平?

    李阳哦了一声,似乎不赞同刘亦东的说法,没有再出声。

    今天一早晨刘亦东都在想着唐诗韵,听到李阳这么说,心里一直埋藏的想法又蹦了出来,刘亦东继续说,但是当二代的人必须要节制,要懂得感恩,要明白自己是因为相对的不公平才能比别人更强,而不是因为自己更有能力。但是很多子女们都看不清这些,老觉得自己是真的比别人更优越,也就出现了许许多多恶劣事件,例如飙车撞人或者强奸轮奸等恶劣事件,这种事情其实每个地方都有发生,算不上什么不得了的事,可是当父母的一掩盖,那么就恶劣了,可以说是非常的恶劣。

    刘亦东说完这么多,吐了口气,对李阳半开玩笑地说,你没有犯这样的错误吧。

    刘亦东看到李阳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心里立刻都明白了,唐诗韵的面庞越来越清晰,而他心中的恨意也越来越明显。

    李阳支支吾吾地说,刘哥说得对,这真的就是太恶劣了。我……还好吧,刘哥又不是认识我一两天了,你看我连车都不会开,哪里还能飙车撞人。

    刘亦东拍了拍座椅背,笑着说,开个玩笑,我还是相信你的本质是很好的,这世界上又不是所有的二代都那个德行。

    李阳应和道,是,是。我认识的很多人,人都很好,也都很努力。

    刘亦东点头说,那就好,说实话,刚刚我说得

    那种二代,是不是很该死?

    李阳嗯了一声,然后说,是挺过分的。

    刘亦东呵呵干笑了几声,李阳验证了他一直以来都没有验证的结论,那就是唐诗韵弟弟的死真的跟李阳有关。

    其实这个结论刘亦东一直都有一点怀疑,因为他接触的李阳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与他心目中的凶手差了十万八千里,可是人就是这样矛盾的,每个人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李阳如果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凶手,是那个毁了唐诗韵全家甚至毁了她自己的那个混蛋,刘亦东手中的屠刀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落下,就算自己身败名裂也要为唐诗韵报仇;而如果李阳是这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会办事,敢担当,身上还有着一点幼稚和天真,对刘亦东还非常信任,那么以刘亦东的性格,一定是愿意认了这个小弟,跟他做一个朋友。

    可是李阳偏偏是二者的混合体,刘亦东刚刚心里有恨,仿佛一下子就打算将李阳从车上推下去,但是一转念,却又觉得不忍心,毕竟现在的李阳已经改过自新。

    这就是刘亦东性格之中矛盾性的集中体现,莽撞与心软,这两种矛盾的性格让刘亦东开始变得犹犹豫豫,他看了看窗外,矿山就在不远处,而自己一踩了这泡狗屎,前途未卜。

    自己都顾不了自己,现在还需要李阳去协调警方才能有可能让事情真相大白,刘亦东也顾不得在此时此刻去想如何报复李阳了。

    不过他倒是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李明宇交给他的那一盒茶叶,他是绝对不会交给孙开志了,不会给李明宇一个向孙开志示好的机会。

    至少现在不会。

    当然,此时此刻的刘亦东并没有想到,他这一番私心会在最后将李明宇的一盘大棋导向了另一个方向。

    一盒小小的茶叶,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都因为刘亦东今天不知因何想起了唐诗韵而变得支离破碎。

    刘亦东看着窗外,似乎又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说:“哪棵大树不吊人?要是吊的是你的亲人,又怎么好乘凉?”

    是亲人?还是情人?

    刘亦东猛然觉得韩师师好奇怪,他一下子想起来张芸芸说的那些话,要小心韩师师!

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香艳小说、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一秒记住地址www.xinxiangcun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