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乡村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权欲道:官场的权色与天道 > 章节目录 26 报应不爽

26 报应不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6 报应不爽

    扶余县已经给市里过来的人安排好了住宿的地方,不过由于来的人少,级别又不高,晚宴虽然有但是范围很小,本来是要郭思怀吕彦斌一起陪刘亦东吃吃饭的,可是两个人今天这么一闹,这顿饭也吃不成了。

    林梢刚刚给刘亦东道过歉了,说已经安排好了,就在住宿的地方吃,都挂在住宿的账上。刘亦东晚上有事,把这个情况跟其他人一说,让他们自己解决,下山就去了刑警队,去找史太初。

    刘亦东不知为何,在内心深处是不太想承认有人要替唐诗韵报仇的,这种情感源于何处可能谁也说不清楚,但是一定与他所逃避的事实有关,那就是刘亦东并没有真的为唐诗韵报仇,甚至说那些想法也就是想想而已,虽然给他在与李氏父子的交往中带来了许多困扰,可是这些交往还是在进行,并没有隔绝。

    刘亦东到了刑警队,今天跟他来回跑的刑警已经下班了,但是刘亦东想了想,这件事还真就是跟这两个人好说,别人未必敢给他这个面子,所以他打电话把两个人叫了回来,自己掏钱在一旁找了个饭店,三个人坐了进去。

    由于干警察的大部分神经比较大条,两个刑警虽然嘴上说怎么能让领导破费呢,但是实际上似乎并不在意这种高低关系,刘亦东反倒是更喜欢这种吃饭的氛围,三个人喝了点酒,闲聊了一会儿,刘亦东觉得气氛够了,叹了口气。

    一个刑警正跟刘亦东称兄道弟,随口就问道,领导怎么了?喝点酒还跟小娘们一样,唉声叹气的。

    这话也就是刑警,而且也就是县里的刑警能说出来。刘亦东虽然不以为意,但是听到耳朵里还是不太舒服,他又叹了口气,对两个人说,这工作太他妈的难做了,我都不想干了。

    两个人笑了,对刘亦东说,你们领导都这样,一个个都说不想干了,其实骨子里比谁都想往上爬,你说说,我们又苦又累还有危险,不想干也就算了,你们天天办公室坐着,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外快很多工作很少,为啥还能不想干了?

    刘亦东故作神秘,明明在包房中还要看一看左右,就差点没有把头伸出窗户看几眼了,他低声说,今天你们县里面有一件大事,你们知道么?

    两个刑警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刘亦东继续说,你们县委书记跟县长打起来了。

    两个人脸上没有惊讶的表情,一看这个刘亦东就明白了,当时有警察在场,可能回头系统里面就都知道了,而且现在一定传遍了扶余县大大小小的角落。刘亦东继续说,看来你们是知道了,可你们当时是没有在场啊,那场面,相当火爆了。

    一个人笑着说,我听说了,而且听说吕县长的姿势很销魂,平时我们光知道他们的关系很好,所以过去的兄弟一开始还以为是多年的兄弟之情勃发,两个人再也把持不住了呢。结果后来居然是打起来了,他们表示很不能理解。

    刘亦东心说,这群警察也够损的啊,这想法居然与自己不谋而合。他叹了口气说,你们都看热闹了,可是我就倒霉了。

    一个刑警一脸坏笑说,我说怎么平时好好的,领导一过来就打起来了,原来是争宠啊。

    刘亦东被损得一口水差点没有呛死,他指着对方咳嗽了半天然后说,你小子给我喝酒,草,怎么当警察的都是这个德行。

    对方笑着喝了一杯说,得了,领导以前不也是警察,要不然我们能说得这么合得来。

    刘亦东说,老子就是受不了你们这群王八蛋才脱离警察队伍的。不说那些,就说这两个领导打起来,结果我被书记臭骂一顿。

    一人接着说,你看,还是跟你有关系吧。

    刘亦东呸了一口说,有个屁关系,领导就问我,说你都到了扶余县,怎么不能把这件事解决掉?我只好实话实说,我说当时我没在现场啊,我在抓嫌疑犯啊。这两个兄弟可得给我作证吧。

    两个人拍胸口说,这你放心,这是实情,你当时就是在抓那个史太初是吧,我们都可以作证。领导找我们吃饭,原来就这点小事啊。

    刘亦东说,不是,不用你们作证,就是现在市里让我必须有一个证据明天一早交给他们,也就是说,今天看看能不能加个班,帮我审审那小子,不管是什么结果,有一个就行。这么说吧,孙书记不让我给李书记打电话,要求出了结果再说,我想现在两个兄弟也是很为难,能不能快点把这件事弄完,然后你我都好做。

    刘亦东这么一说,跟着他审问的那个刑警慌了,他说,你怎么没有给李书记打电话?

    刘亦东说,大书记不让,我是不敢,不过你可以打。

    刑警说,我怎么说得上话,而且我也不知道电话。

    刘亦东说,那你就放心吧,这件事解决之后,我立刻就打电话。

    刑警一拍桌子说,那还等什么,不吃了,走吧,这都快七点了,早点弄完,大家都安生。不行晚上我们俩找地方陪着领导吃点夜市,你看行不行。

    刘亦东其实是心急如焚,此时还装成很好客的样子说,别啊,吃饱再说,不着急,不着急,先吃完。

    两个人都站了起来,看起来很心急,刘亦东这才叹了口气说,那行,晚上还是我请客,这件事就拜托你俩了。

    刘亦东跟着两个人走进了刑警队,史太初还在里面关着,现在提审到了审讯室,刘亦东站在门口说,我先进去跟他说两句,可以么?

    两个人点了点头,刘亦东走进去,史太初一看到他就一脸紧张,好像下午刘亦东的态度已经给他留下了阴影。

    刘亦东走过去,低声说,我已经问过李书记了,他说让我照顾照顾你,说你帮过他儿子的大忙,是他们家很好的一个朋友。

    史太初松了口气说,我就说嘛,让你们早打电话,偏偏不打。

    刘亦东装成诚惶诚恐的样子说,都是误会,兄弟,都是误会,对不住了。

    史太初哼了一声,但是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自己还在刘亦东的手里,他摆了摆手说,算了,放我出去就得了。

    刘亦东继续说,你放心,你放心,这件事既然李书记开口了,一定会放你出去,但是……我看记录你也不是第一次进来了,规矩你都懂,既然开始了就得有结束,这样好不好,你配合点把口供录完,程序走完,我保证你没事。

    史太初说,你不会是算计我呢吧。

    刘亦东说,怎么可能,你是李书记的朋友,我是李书记的小兵,哪里敢啊。再说,这些程序你都熟悉是不是,要是有不对的程序,你不配合就得了,怎么能说我算计你呢。这样,先录口供,你就咬准说昨天到三岔口去买鞭炮了,千万别说什么土枪,事情太大了对你影响不好。就说是鞭炮,在路口想放一下,然后就炸了。

    史太初眼睛一转,这些话他听出刘亦东的诚意来了,点了点头说,这样说可以。

    刘亦东说,然后就还有一个流程,就是需要指认一下地点,然后我亲自送你出去。

    /&gt;

    史太初点了点头说,行,看来你还挺有诚意的,你放心,我出去之后不会告状的,咱们以后都是朋友。

    刘亦东笑了,点了点头,站起来坐回到了审讯的地方,外面的两个刑警看到刘亦东坐了回去,也都推门进来了,一左一右坐在刘亦东的身边。

    常规地问了问基本信息,这一次由于刘亦东没有坚持,所以史太初说自己让鞭炮炸了之后没有人再追问,这个结果让他很得意,带着微笑看着几个审问自己的人。

    有权的感觉就是好,史太初最开始还是有点后悔自己替人顶罪的,现在来看,这个把柄握在他手里一辈子,就是有了一辈子的免罪金牌,对他这种人来说是莫大的好处。

    刘亦东看了看表,七点半了,他低声问一旁的人说,到三岔口要多久?

    刑警答道,晚上开车也就十五分钟左右吧。

    刘亦东哦了一声,又谈了十分钟,他说,这么晚了,要不然过去看一看地点,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干脆就结束吧,大家都好好休息休息。

    史太初一听要放自己了,大喜过望,另外两个刑警也都想快把这破事结束,站了起来,走过去把史太初从座位上放下来又要再铐上,刘亦东一摆手说,这件事事情不大,不用铐了吧。

    刑警放下了手铐,四个人下了楼,上了车,奔着三岔口就过去了。

    刘亦东带着史太初站在三岔口的路旁,这个地方还真是偏僻,黑压压的,连一个路灯都没有。他看了看表,正正好好八点整,刘亦东很警觉地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有,他松了口气,转过身对史太初说,过来指认一下地点吧,结束之后你就可以走了。

    史太初往前走了几步,这时刘亦东听到远处传来了汽车的声音,速度不是特别的快,但是这个声音让刘亦东警觉。

    他看了看前面的史太初,那个得意的背影让他恨之入骨,刘亦东咬着牙看了史太初,往后退了一步,远处的汽车近了,可惜速度不快,史太初往后退了一下,让到了路旁。

    刘亦东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有要推他出去的感觉,他强忍着自己的冲动,这时从黑暗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一辆摩托车。

    摩托车在几个人的身后疾驰而过,路过史太初的身边时,史太初不知为什么身体失衡,一下子就冲到了马路中间。

    而中间过来的那辆车并没有减速,反而一下次将油门踩到了底,史太初结结实实被撞飞了起来,汽车没有听,维持着这个速度飞驰而过。

    刘亦东的手脚冰凉,并不是因为史太初撞飞在他的面前,而是因为他看清了那辆车,一辆米黄色的迷你甲壳虫。

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香艳小说、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一秒记住地址www.xinxiangcun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