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乡村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权欲道:官场的权色与天道 > 章节目录 28 圈套之中无人能逃

28 圈套之中无人能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8 圈套之中无人能逃

    两个热恋的人在一起,无时无刻都有无数的话想要倾诉,无时无刻不想看着对方微笑。热恋就是这一点好,两个人在一起有情饮水饱,根本就不在乎什么物质与情欲,其实也不在乎什么未来,对于热恋之中的人,所有的理性似乎都消散了,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有你在,就好。

    而韩师师跟李阳的相识相恋,虽然有着机缘巧合在其中,例如接二连三地在旅游团之中相遇,可彼此的情感是真的,缘分这东西说起来就是很玄妙的,可能这个人每天跟你擦肩而过一百次,只有一天你俩同时回头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李阳和韩师师就是如此,相识到相恋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两个人现在彼此了解得够深,越接触越喜欢,正处于如胶似漆地热恋阶段。

    热恋中的人,就是有说不完的话。

    韩师师跟李阳在车上说说笑笑,路况虽然不好,四周很黑,但是这条路看起来还真的很偏僻,四周静悄悄的,一路上也没有一个车的影子,这种安逸很容易让人很麻痹,更何况黑灯瞎火孤身两人,正是最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

    韩师师正说着自己姐妹的糗事,说到会心处,韩师师扭过头,跟李阳相视而笑。

    就在此时此刻,路上不知为什么猛然间就窜出来一个人,直奔到了车前,李阳先看到的,大喊一声小心,韩师师扭过头看到人已经到车前,猛地一脚踩了下去,却错把油门当了刹车,车子一下子就飞了出去,那个人重重地撞在了车前,整个人又弹到了远处。

    两个人都吓傻了,韩师师茫然无措,李阳更是整个人都冻住了,仿佛被冰封在石柱之中。而等到两个人回过神,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个路口,伤员早就落在了身后。

    韩师师费力地将自己的脚从油门上挪了下来,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踩下了刹车,车停在路边,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韩师师眼泪流了下来,她说,我杀人了,阳阳,我杀人了。

    李阳依旧没有从可怕的回忆中转醒过来,刚刚那一切都勾起了他埋藏在内心深处最恐惧的记忆,李阳一下子就陷入到轮回之中,仿佛这一切都不过是他惹祸之后做的一个梦而已,这两年的经历都是虚幻的,都是自己受伤之后趴在车上的一个梦。

    李阳傻了,他坐在车上,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道路,仿佛想在上面找到与以前不同的东西。韩师师见李阳毫无反应,她拍了拍李阳的肩膀说,怎么了?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李阳转过了头,神色木然,他看了看流泪的韩师师,猛然醒了过来,一下子抓住了韩师师的手说,怎么不刹车!

    韩师师说,我想刹车,可是那一下子慌了,我踩错了。

    这个场景跟李阳当年太像了,他当年也是慌乱之中错把油门当了刹车,李阳理解韩师师当时的行为,他看了看后面的路,非常的黑,这一段显然什么都没有。

    李阳说,我们怎么办?

    韩师师流着泪,她对李阳说,我撞死人了,我杀人了,我杀人了。阳阳,我害怕,我真的很害怕,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李阳急忙搂住了韩师师的肩膀,低声说,别害怕,别害怕,有我在。

    韩师师说,撞死人要判多少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再出来就不是现在的我了,我的青春都没了,而你也不可能娶一个蹲过监狱的。

    李阳说,我不会的,我爱你,我会等你的。

    韩师师摇着头,她对李阳说,我不会耽误你的前途的,我去自首,你下车吧,别让人看到你跟我在一起。如果将来还能见面,我会祝你幸福的。

    韩师师的语气让李阳心如同被千万根针扎了一样,让李阳痛彻心扉,他低声说,没事,没事,我们走,这么黑的路,不会有人知道是我们的。

    韩师师说,我刚刚看到路边还有三个人,他们都是一起的,现在可能已经看到我的车牌号了。

    李阳傻了,他刚刚的注意力完全扔在了回忆上,什么都没有看到,现在韩师师如此一说,他也慌了,李阳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娇生惯养的大男孩,遇到事情顿感手足无措,此时此刻他看着似乎要离开自己的韩师师,内心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能离开她,自己要娶她,自己一定要给她幸福。

    可是那都是将来,现在他们应该怎么办?

    就在两个人纠结于到底要不要回去的时候,韩师师的手机猛然响了起来,她吓了一跳,这个时候响起的电话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寒气,韩师师从硕大的包里面翻出了手机,一看居然是刘亦东的。她犹豫了一下,给李阳看了看手机,问,我接么?

    李阳其实是非常奇怪刘亦东怎么会突然给韩师师打电话的,不过这个时间,在这个地点,尤其是破碎的挡风玻璃上还淌着别人的血,他实在是没有时间奇怪了。

    韩师师见李阳不说话,她干脆挂了电话,两个人继续沉默以对,此时此刻,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这一次是李阳的。李阳拿出手机,一看还是刘亦东的,他立刻意识到了有事情发生,否则刘亦东不可能先打韩师师的电话再打自己的。

    李阳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低声说,刘哥,怎么了。

    刘亦东声音也压得很低,他说,你能联系上韩师师么?

    李阳愣了愣说,有什么事么?

    刘亦东犹豫了一下说,我刚刚似乎看到师师的车了,就在我面前冲了出去,而且发生了很不好的事。你要是能联系到她,让她立刻回来,有两个刑警在场,她走不掉的。我尽量改成交通肇事而不是肇事逃逸,你快让他回来吧。

    李阳傻了,他支吾了一下,挂上了电话。

    转过头,李阳对韩师师说,刘亦东就在现场,他说还有两个刑警,都看到你的车了,我们恐怕是逃不掉了。

    韩师师一直都没有停下来的眼泪突然之间止住了,她说,跑不了我们就回去,没什么的,等我出来之后,你还会爱我么?

    这语气让李阳的心几乎跳了出来,他想起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想起了两个人的缘分的相遇,想起了一次次在旅行团之中的见面,从惊诧万分到坦然相对再到彼此相知相恋,这一切都仿佛是上天安排好的。

    而今天,上天又安排了这一幕,来考验两个人的爱情。

    李阳说,我只爱你一个,我这一辈子只会爱你一个。

    韩师师叹了口气,惨然一笑说,好的,我会记住这句话的,等到我孤独终老的时候,我会想到此时此刻,还有一个人曾经爱过你。

    李阳慌了,他急忙摆手说,别这么会所,我真的爱你,永远都会爱你,我不在乎你是谁。

    韩师师说,现在不说这些了,我们该怎么办?

    李阳说,没事,我们回去,还有我的父

    亲,我立刻就给他打电话。

    韩师师说,你的父亲不喜欢我,他说不上还让人多关我几年,让你死了心,好去娶他给你定的那个儿媳妇。你别想着我了,你下车吧,我自己回去。

    李阳慌了,他看了看韩师师还紧紧握在手中的方向盘,自从那一次之后那个圆圆的东西就好像是一把圆月弯刀,刀刃向着自己,自己只要再摸就会将他割得体无完肤。

    可是这一次,为了韩师师,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千刀万剐又能怎样?更何况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方向盘。

    李阳鼓起了勇气,他打开了车门,韩师师看着他,很惊慌的眼神,似乎很害怕李阳真的抛她而去,李阳并没有关车门,对韩师师说,下车吧,我们商量一下。

    韩师师乖乖地下了车,两个人走到了已经面目全非的车前,一滩鲜红的血渍还挂在前面,鲜血依旧在往下滴落。李阳对韩师师说,你坐到副驾驶,我来开车,不管谁问,你都说刚刚是我开的车。

    韩师师急忙摆手说,不行,不行,我不能让你替我顶罪,更何况……你不是不会开车,说出来谁能信啊。

    李阳说,我会开车,不过一直都不敢开。你放心,我不会被判刑的,我相信我父亲一定有办法。你觉得他不会帮你,他总不会不帮自己的亲儿子吧。所以……我们回头吧。

    韩师师愣愣地看了李阳半天,这虽然是她计划之中的,也是她一直引导的结果,但是此时此刻李阳说出来,还是让她感到心中一阵撕裂般地疼痛,韩师师脸上飞快地闪过了无数的表情,她犹豫了一下,突然问道,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

    这句话似乎没头没脑,但李阳并没有什么疑心,他叹了口气,过去搂着了韩师师的肩,在她的脸颊上吻了吻,这才勉强地笑了笑说,因为我爱你,我不想你受到伤害。

    韩师师莫名地叹了口气说,你放心,如果你要判刑的话,我一定会站出来说出实话。

    李阳笑着坐进了驾驶室里,可是一进去,局促的空间让他如堕冰窟,面前的方向盘如同一个巨石压在他的胸口,而那些闪着光的仪表盘如猛兽的眼睛一样死死地盯着李阳的一举一动。李阳慌了,他不敢动了,每一样东西都似乎带着倒刺,只要他一碰就能扎入他的身体里。

    韩师师喊了一声,阳阳,你怎么了?

    李阳坐直了身子,脸色惨白地笑了笑说,我没事,我们走吧。

    几乎是闭着眼睛握住了方向盘,踩着油门,回头向刚刚出事的三岔口飞驰而去。

    这一去,就不能再回头。

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香艳小说、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一秒记住地址www.xinxiangcun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