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乡村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权欲道:官场的权色与天道 > 章节目录 40 安妮的小心机1

40 安妮的小心机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40 安妮的小心机1

    云静并没有说谎,安妮的的确确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而她秉承着新闻工作者的优良传统,保留了录音。这件事还要从两天前说起。

    云静找人查手机号,这也是真的,她很关心安妮的安危,毕竟这是她的妹妹,这么多年两姐妹虽然之间略有睚眦,但是血浓于水,安妮失踪了作为姐姐的云静也无法跟家里交代。可是安妮去哪里了?这对于云静来说是一个谜题,这些天她偶尔见过唐华荣几次,但是她都不敢提,只希望自己能依赖对口的记者找到对口的人,帮着把这个电话给查了。

    云静挺了几天,老觉得那个电话很诡异,安妮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她很清楚,不管对白百文有没有动真情,也未必会在救命的时候打那通分手电话。

    所以云静更趋向于安妮是安全的,她只不过希望自己找一个地方静一静。这种想法让她好受许多,但电话还是要查的,云静尝试拨回去,但是对方已经关机了。云静猜测,那个电话卡已经废掉,这对于她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几天后,自己托的人回话了,说没有任何的结果。

    云静叹了口气,本以为这算是自己仁至义尽了,事情恐怕也就是如此结果,安妮不过是找个地方躲两天而已,却不知道她惹了大祸。

    这起源于云静见唐华荣的那个晚上,不得不说,现在的唐华荣的确宠爱云静,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很多,这让云静拥有了无可比拟的号召力与影响力,这段日子电视台已经开始讨论云静上行通道的问题,对于她来说,如果不是安妮不知所踪,这可能会是云静人生最高兴的时刻。

    那天晚上云静陪着唐华荣喝了点酒,侍寝之后,她又想起了安妮的事情。现在的云静趋向于相信安妮是自己躲藏起来,跟唐华荣的关系不大,所以这一天晚上她说起话来也很轻松。

    这是一种付出之后的撒娇,是这种女人最擅长的技巧之一。

    云静搂着唐华荣凸起的肚子,摩挲着他苍老褶皱的皮肤,唐华荣虽然保养得很好,但那是在脸上,他的身体已经腐朽得如同一段枯木,云静在这枯木之中得不到任何的快感,她每一次陪伴唐华荣,感受着肌肤干燥的摩擦,都想起自己小的时候,跟着父母去郊区游玩,她与安妮一起爬树的感觉。

    就是这种感觉,唐华荣的肌肤磨擦得云静娇嫩的肌肤,如同枯萎的树皮包裹着云静,云静没有快感,却不得不表现出享受,每当那一小节潮湿疲软的树枝离开她的体内之后,云静其实都觉得自己的身体里留下的都是枯黄色的种子。

    是那种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活力的种子,代表着死的颜色。

    平心而论,对于唐华荣这样年纪的人,还能保持着如此的欲望也着实不易,云静安安静静地看着唐华荣在自己的身边喘着粗气,突然也觉得他也很不容易。

    一个苍老的身体费力地去打算征服一具充满了青春活力的酮体,费力地去证明自己还可以,还没有老,还可以征服。

    这本来就是一件很让人觉得悲凉的事。

    人要是行,不需要证明;需要证明的,都是不行的。

    云静很清楚这个道理,但是她不敢说,不能说,只能卖力地叫着,声嘶力竭地叫着,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跟自己去做爱。

    跟她想象中的男人去做爱。

    风雨过后,不,这个词对于云静来说并不准确,应该是闪电过后,几乎就是一瞬间云静就可以不用表演了,这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好事。

    闪电过后,云静依偎在唐华荣的怀中,窃窃私语,最开始唐华荣没有听清,他的耳里这些年也变得很差,他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这时感到了胳膊有一些湿漉,他转过头,发现云静正在偷偷地哭。女人悄无声息地落泪,对于男人的杀伤力最大,唐华荣虽然见多识广,但是也难免有一些慌乱,他说,你有什么事,说出来,没有我解决不了的。

    云静摇了摇头,不肯说,就是在那里落泪。唐华荣叹了口气,问道,是不是还是安妮的事情?

    云静点了点头,唐华荣说,我已经找人查了,没有人见到过安妮,你不相信我么?

    云静摇了摇头,她说,不是,只不过后来我有过安妮的消息,我知道这件事跟您没有关系,那个妮子就是自己躲起来了,但是我找不到,真的很心急。你说她一个女孩子,这……唐爷,你帮帮我好不好。

    唐华荣说,什么消息?她联系过你。

    云静点了点头,她说谎了,但是也不得不说谎,她不能再把白百文弄出来,这些事都是少一个人参与更好。唐华荣显然很惊讶,他说,她说什么了。

    云静说,没说什么,就说心情不好,自己躲一躲,就这些。

    唐华荣哦了一声,然后说,没事就好,我还很担心呢。

    云静说,我想求您帮我查一查这个电话,我知道这种小事情麻烦您有一点不妥,可是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我找别人查,他们查不到。我相信您说一句话,一定能找到的。

    唐华荣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说,可以,给我吧。

    唐华荣应了云静,让她欣喜若狂,云静将电话号码早就抄下来,此时规规整整地递给了唐华荣,动作很慢,仿佛自己托着安妮的命。唐华荣接了过来,看了一眼,放入了自己的包里。这让云静很心安,只要唐华荣应承,安妮的消息一定会很快传递过来。

    相比较唐华荣而言,自诩为冰雪聪明的安妮显得是那么的幼稚,唐华荣应了下来,转天就警告了孙老大,这个消息让孙老大抖若筛糠,这件事如果真追究下来,那么还真是太严重了。到底是谁给了安妮电话?她到底说了什么。

    很显然云静的话并不可信,孙老大安排的这群人是他的心腹,也是死士,说白了杀人放火的勾当每一个人都敢干。这一次这伙人被孙老大安排到了省里,主要是协助他和保护他,毕竟彭斌论实力要比孙老大强一大截,说不上会有什么报复的行动。

    后来安妮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唐华荣虽然不太在乎,但是孙老大害怕,他知道危急时刻唐华荣会自保,但是未必会保护他,到时候他出了什么意外,就不是花点钱能解决的。

    所以孙老大让这伙人顺便看守了一下安妮,他自认为都是对自己忠心耿耿的死士,都可以为他卖命,却不知为何出来这么大的一件事却无人告知。

    孙老大到了酒店,当时立刻查了一下,原来是那一天那个男人出去之后没敢跟任何人说,也知道自己惹事了,干脆就把手机卡扔了,希望谁也不知道。

    孙老大很生气,可是因为这点小意外又不能真的把心腹们如何,他左思右想,这件事不对,他逼问了当事人,可是那个男人只说安妮打电话是为了分手,没有别的说法。

    这件事首先就跟云静说的对不上了,孙老大倾向于对方是在隐瞒自己,害怕有什么大问题。另外这件事从逻辑上本来就有问题,安妮拼尽全力抢了电话,只为了跟一个男人分手,而不是为了求救?这放在任何一个正常人的思维之下都不可能。

    r /&gt;

    对方见孙老大犹豫,他说,要不然我把那个死丫头找出来跟你当面对质?

    孙老大摇了摇头,他是不能让安妮见到他的,否则不一定会有多少后患。

    对方见孙老大摆手,咬着牙说,要不然老子干掉她,行不行?

    孙老大打了一个冷战,他知道这群人敢杀人,但是唐华荣警告自己的时候说得很清楚,不准碰安妮,除了有他的命令。

    孙老大这个时候万万不敢违抗唐华荣,他还是摇了摇头,对方很着急,他说,老大,我真的没说谎,那你让我怎么样?你说吧,让我剁手还是剁脚?

    孙老大看了一眼,对方没有惧色,这句话应该是应付他的言语,他们身上的枪都是孙老大给买的,他可不想自己花钱给自己掘坟。孙老大笑了,他说,没事,没事,我怎么能不相信你?但是这个地方不安全了,说不上有人可以查到这里,这样,你们带她换个地方,等到了地方,缓两天,逼着她给云静打电话报个平安,一定要看着她,如果她敢乱说,你们就……

    说完做了一个手枪的动作,几个人都点了点头,孙老大站起来,看着内室紧闭的门,不知为何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香艳小说、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一秒记住地址www.xinxiangcun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