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乡村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权欲道:官场的权色与天道 > 章节目录 59 凶

59 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59 凶

    郭思怀惶惶如丧家之犬,为官这么多年,他早就不相信什么群众会对他有些许的尊敬与爱戴,这么多年的官场生涯,他见到的都是事情最阴暗、最残酷的那一面,郭思怀这一次自己设计了这个看似完美无缺的计划,可是下一秒,这个计划就将他也兜了进去。

    对于郭思怀来说,出了这样的岔子,他最先想到的只有一点,那就是这群人被人利用了,恰如自己利用他们一样,这背后一定有某一个人在推波助澜。

    郭思怀打了一个冷战,会是还在省里往回赶的吕彦斌么?

    保守估计吕彦斌也需要五个小时能回来,郭思怀本来想着这五个小时将会是吕彦斌官场之中最后的奔波,人群聚集,郭思怀施压,完美的演讲平息事件,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三部曲,可事情突然之间出现了转折,人群猛然就爆发了。

    郭思怀心中恨极了这群无知的暴民,他从安全通道下去,打电话叫了自己的司机,开着车从东门离开,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到了县政府一旁的一个酒楼,酒楼这个时间并没有营业,但是老板是政府对口的,一看是郭思怀急忙让了进来。郭思怀上了二楼,特意挑选了一个可以看到县政府大门的地方,酒楼老板走过来,对郭思怀说,郭书记,这是怎么了?

    郭思怀摆了摆手说,给我弄壶茶,一会儿要是有人过来找我,看清楚了,要是矿工就说我不在,要是看起来穿着体面的,那就让进来。

    酒店老板点了点头,说,我亲自站在门口,保证放不错人。

    郭思怀点了点头,他拿起电话,拨通了田三林的手机,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将田家的八辈祖宗都骂了个遍,田三林那面都快哭了,一直都在说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郭思怀以一句烂泥扶不上墙结束了咒骂,对田三林说,你他妈的给老子解释解释,谁他妈的下令冲击的县政府?这群人想要干什么?

    田三林带着哭腔,他说,我不知道,就是刘亦东,刚刚进来的时候讲了几句,然后一个矿工上台说了几句,他们进去之后,下面的人心就开始松动了,最开始有人要走,说被我们利用了,我们不让走,就有了点小冲突。结果他们不知为什么就爆发了,说要找能讲理的地方说个清楚,然后就冲进去了。大舅,不是,书记,我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郭思怀说,放屁,你们这么几个矿工都管理不了么?你说,是不是有人背后搞鬼。

    田三林说,我真不知道,我没听到任何的消息,再说,这一次不是你组织的么?

    郭思怀说,你他妈的说是谁组织的?这话你他妈的都敢说出来么?

    田三林啊了一声,慌忙说,不是,不是,没有别人听到,就我自己。书记,您在哪里?您没有受伤吧,我过去见您。

    郭思怀说,见个屁,你现在在里面给我待着,随时随地报告给我情况,县里警力不够,等到市里警察来的时候,你看到人都给抓走了再他妈的过来见我。

    田三林说,那我不是也给抓走了。

    郭思怀说,抓走就抓走,烂泥扶不上墙,这么点小事让你弄出这么大的篓子。你现在通知所有矿区的经理,都来见我,我就在安恒酒楼的二楼等他们。你小子给我守住了,听到没有?

    田三林是一肚子的委屈没地方撒,也不敢忤逆,只好挂了电话。

    郭思怀拿起了茶水,喝了一口又吐了出来,滚热滚热的热水烫得他舌头发麻,他将茶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转过头盯着县政府的大门,远远地能看到那些人群,郭思怀这一次彻底感到了心寒,他也感到了自己的无力,感到自己是到了离开扶余县的时候了。现在的他真的老了,不如同几十年前,国矿拆分那么大的事他都解决了,现在却处处是槛儿,每一步都不顺。

    郭思怀叹了口气,这一次他是真的服老了,脑海之中浮现了这么多年的这么多事,突然觉得很没意思,自己现在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少,就算再干一届,也无外乎是锦上添花而已,也无外乎就是八辈子用完的钱变成了九辈子而已。

    郭思怀陷入自己的冥想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田三林的电话打过来了,他的声音发颤,对郭思怀说,书记,人都撤出来了。

    郭思怀啊了一声,他没有想到事情突然之间如此莫名其妙地解决了,只要人出来就好,这就还不是大事,对于谁都有好处。郭思怀说,怎么回事儿,你们做工作了?这是好事儿啊。

    田三林说,不是我们的功劳,是市里那个刘亦东做的。

    郭思怀彻底有点摸不清头脑了,刘亦东没有走?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他还留在那里?他有什么能耐解决这些事儿?

    郭思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田三林犹豫了半天,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说,这一次真的要坏事儿了,刘亦东领了几个矿工代表,说要回去见市委书记。这要是把我们串联好了到门口静坐的事情说出来,大舅,我们怎么办?

    郭思怀啊了一声,他没有想到是这种结果,这就相当于自己被上访了,别人上访是围追堵截,几年也未必能见到主管领导,结果自己让人上访,而且对方直接找到了市委书记,说不上还能详谈个把钟头。

    郭思怀太清楚在这个关键的时间这种上访对自己会造成什么影响了,他说,用尽一切方法,我不管有多极端,必须要阻止他们。

    田三林说,没时间啊,我看刘亦东已经让人找车了,说马上就走。

    郭思怀说,你先给我联系一些得力的人备用,必要的时候把几个人抢走,我这面先跟刘亦东交流一下,看一看能不能把事情压下来。

    说完郭思怀挂了电话,转身就给林梢打了个电话,他说,刘亦东是不是让你安排车回市里呢?

    林梢说,是,刚刚说的,不过刚刚那一波,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走了,司机都开车回家了,我正在抓紧协调,保证不耽误领导的事情。

    郭思怀心里骂翻了天,可是现在还不能多惹一个人,郭思怀说,这个车不能安排,你就说所有的车刚刚都去市里要增援去了,一辆都没有。

    林梢愣了愣然后说,这样可以么?

    郭思怀说,我今天这个话给你放在这里,这个车你要是敢给他找到,明天老子就让你下岗。

    林梢啊了一声,郭思怀挂了电话,放下手机,闭目养神大概几分钟,他估计林梢已经给刘亦东说过没有车的事了,他拨通了刘亦东的手机,此时此刻的刘亦东刚刚听到林梢说县里没有车了,他还以为是真的,正打算给市里打电话让过来接一下自己。

    接过电话没打,立刻就接到了郭思怀的电话,郭思怀说,刘老弟,你有没有受伤?

    刘亦东说,郭书记,我没事儿。

    郭思怀也没有时间跟刘亦东装自己不知道,他说,刘老弟,我听说你要带几个人去市里?

    刘亦东嗯了一声

    说,他们有诉求,我答应他们找一个肯听他们说话的人。

    郭思怀声音很轻,他说,老弟,哥哥求你了,你要是把他们带走,扶余县就彻底完了。

    刘亦东没想到郭思怀这么直接,他说,郭书记,这话从何讲起?他们并不是对政府有怨气,我刚刚问了问,他们是对矿区的管理层有怨气。

    郭思怀说,可是是政府管理的矿区。老弟,哥哥这个时候也真跟你兜不了圈子了,这一次老弟能不能放哥哥一码?放扶余县一码?本来县里出现了群体性事件我们就已经无法解决了,你再把他们领回市里,你让我可怎么交差?老弟,哥哥就这几年了,满打满算也不够五年,只求一个安稳退休,你看可不可以。

    刘亦东说,郭书记,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事情你想严重了,另外,我答应了他们,他们才散开的,所以我必须说话算话。

    郭思怀说,老弟,你这就是不给哥哥面子了?

    刘亦东说,这不是给不给面子的问题,我觉得这不会影响到您的面子。

    郭思怀咬了咬牙说,老弟,你别忘了,哥哥还帮你买过一套房子。

    刘亦东笑了笑,然后说,是啊,我还要多谢哥哥。不过房子我可以还给你,但是人我必须要带走。

    刘亦东挂了电话,郭思怀一脑门都是青筋,他想了想,给林梢打电话说,你立刻给刘亦东安排一辆车,设定好一个路线,出发前告诉我,听到没有?

    林梢听得云里雾里,还是应了下来,这面郭思怀又拨通了田三林的电话说,准备四辆车,听我的命令,抢人。

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香艳小说、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一秒记住地址www.xinxiangcun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