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乡村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权欲道:官场的权色与天道 > 章节目录 25 新城区建设 1

25 新城区建设 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5 新城区建设

    北邙县的顺利并没有让刘亦东的心情好一点,他依旧心乱如麻。

    刘亦东跟紫嫣断了联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很想解释一下,可是有的时候又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是一个可以让自己跟紫嫣放手的机会。

    你要问他舍不舍得,答案是肯定的,没有人会舍得紫嫣这样的女人。

    可是刘亦东又明知道自己给不了她未来。

    对于这样的爱,或许放手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长痛不如短痛。

    爱她就放手。

    不要用爱的名义去伤害爱情。

    其实刘亦东这个年龄的男人,大道理能够说得无数,这几日翻来覆去想的都是心灵鸡汤,看得都是空间狗乱转的禅宗故事,可没有一个能劝得了他自己。多少次把电话拿起来又放下,几乎是强迫自己不去打给紫嫣,不去哀求她的谅解。

    刘亦东很痛苦,他也知道紫嫣一定也很痛苦,但是这种痛苦过去,是不是她的人生会更好一些?

    不需要担负骂名,不需要隐忍,总会有一个男人去疼她,去爱她,去给她未来,去容忍她的小脾气。

    总会有一个男人可以看着她哭,看着她笑,不让她孤独地在深夜默默流泪。

    这都是刘亦东给不了的,所以思前想后,刘亦东选择了沉默,选择了误会下去,他希望他的痛苦可以换紫嫣一个未来。

    但是这种痛苦如同一根锯条在锯着刘亦东的骨头,在一点点磨着他的骨髓,刘亦东痛彻心扉,整个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总有一种难以压抑的愤怒。

    刘亦东了解这种感觉,当年他不小心被毒针扎到之后,戒毒就是这种感觉。

    爱情有的时候也是一种毒品,是世界上最难以让人忘却的东西。

    这种感觉折磨得刘亦东翻来覆去,就算腾格尔亲自跑过来谈北邙县城区建设的时候,刘亦东也没有丝毫的兴奋。

    这对于北邙县是一件大事,对于要转型的神牧集团也同样是一件大事儿,刘亦东由于有跟周多多的口头约定,最近几日接连开会,就是在讨论新城区建设的可行性。

    王府被付之一炬,反倒是让这件事好解决了不少,本来那个方案没有多少的可行性,但是其他人都以为刘亦东的本意在这里,现在没有阻碍了,自然人人都往这面使劲,几乎是一个会议上的议题就没有离开过这块山地。

    说来说去,十多个优点弄出来,连刘亦东也觉得这可行了。

    当然并不都是胡扯和拍马屁,这片山地上建设至少不用占用耕地,而北邙县现在最缺少的恰恰是耕地资源。在山上建设难度有点大,不过立体式的建设有助于空间的拓展,要知道其他平原上的土地早晚都能开发,就是这块山地如果不开发也就真就放在这里没人管了。

    可以说在这里开发也真的是拓展了整个北邙县的发展空间。

    刘亦东看了看地图,上面已经画的乱七八糟,这些个人你一个圈,他一个圈,在地图上都画上了一个奥迪的标志,刘亦东顺利地将这个标志变成了奥运,立刻一片马屁声传了过来,都说刘亦东这个圈画得好,画得圆,如有神来之笔,圈定了北邙县的未来。

    这种感觉还真有点像歌曲里面唱的有一个老人画了一个圈一样。

    大权在握的感觉真不是一般的美好。

    刘亦东看了看奥运的标志,拍了拍手,压住了马屁声,他说,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周县长开口就拍,他说,这个地方很好,县里未来的发展空间很大啊,这种上上下下的立体发展,看起来就让人感到爽快,是不是,很爽。

    周县长说话就这个德行,从来说不到点子上,而且很粗糙,刘亦东也习惯了,他根本就没指望他能说出什么来。

    这面周县长表态了,其他人也附和过来,一人说,县里的空间有限,这种发展模式很新颖,我想可以向其他的山地县推广,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诗来,敢向苍天起高楼。

    周县长说,这又是你那个什么诗词联谊会弄出来的吧。

    这个人哈哈一笑说,是省诗人协会,我是会员。

    特意强调了一下自己的会员身份,刘亦东也装成没有听到,赵副县长接着说,这片发展的前景很好,县里现在有了神牧集团支持,可以考虑一下建一个产业园,培养一下本土的纺织业。国棉五厂咱们也都视察过,还是很有发展的可能的。

    刘亦东哦了一声说,现在国棉五厂也不景气了吧。

    国棉五厂以前很辉煌,现在已经跟许许多多国有纺织厂一样败落了,其实北邙县的穷跟国棉五厂有很大的关系,以前整个北邙县的经济有一半的功劳在国棉五厂,有一半的家庭都跟国棉五厂有关系。这种国有企业的职工在当年算是铁饭碗,不光是待遇好,整个人也有点傲气,老觉得自己比其他的农民跟工人强上无数倍。

    说到底就是手高眼低,真等到国有企业这种庞然巨兽瞬间倒塌的时候,压死了一大片不说,剩下的也没有什么谋生的手艺。

    这群人下岗的时候四十多岁,从头开始干什么都有点晚了,以前的生活还让他们与土地很远,农业上几乎是什么都不懂,很难翻身脱离贫困线。

    而由于人数太多,牵扯的家庭太多,失去饭碗的人太多而耕地就那么一点,所以北邙县就开始变穷了。

    不过国棉五厂还好一点,至少现在是濒临破产,已经成了没有工人,没有产量,没有销量的三无国企,剩下的不是保管员就是走不了的光杆厂长。

    刘亦东过去看了几次,在北邙县当官根本就避不开国棉五厂的问题,这些工人年年闹事儿,逢年过节县里的官员都要去探望工人代表,给他们送礼说好话,这样才能过一个好年。

    刘亦东有的时候很同情老百姓,很同情这些人,同情他们失业,同情他们下岗,同情他们老无所依。

    但是有的时候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厌烦感,这群人从成年开始就吸附在国企之中,捧着铁饭碗过了自己的青春,无论什么都有人替他们操心,他们觉得理所当然自己应该享受这些待遇,等到失去这一切之后,就好像是别人夺走了这一切一样,却从来也没有想过当年的一切是不是他们应该得到的,为什么他们就如此幸运的要被养一辈子。

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香艳小说、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一秒记住地址www.xinxiangcun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